序言—Nick Ross

本书内容有益于我们的健康。它揭开事关生死的决策是如何作出的谜底,指出这些决策常存在的严重缺陷,并引发全球医生修正其临床实践方式的挑战。

本书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它非常肯定现代医学所取得的诸多成果。其目的始终是改善医疗实践,而非诋毁。

我本人最初洞察到医学中根深蒂固的草率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时我应邀作为一名业外人士加入评价乳腺癌最佳疗法的共识委员会。我感到非常震惊(当您阅读了本书的第2章[现在是第3章]后,您也许会同样震惊)。我们应用的证据来自一流的研究者和临床医生,但我们发现一些最有名的专家往往仅凭直觉或彻头彻尾的偏见来决定治疗方案。女性患者生存的机会及因手术毁容的可能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治疗她的医生及其偏见。例如,一位外科医生喜欢大刀阔斧的切除,另一位倾向于简单的肿块切除,而第三位则选择具有侵袭性的放疗等。似乎这个科学评价的时代与他们相距甚远。

事实上,此类情况过去常常存在,很多医生一直这样行医。尽管现在已有所改善,但许多有才华、坦诚且技艺精湛的医生竟然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科学证据。他们各行其事,因为那是他们在医学院学到的,或因为其他医生也这么做,或因为这在他们既往经验中行之有效。但个人经验,尽管看似正确,却往往是可怕的误导——正如本书一针见血揭示的一样。

有些医生认为将科学的严谨性应用到个体患者的治疗中相当幼稚。他们声称,医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医学似乎很崇高,其实自相矛盾。医学知识有限,而任何个体的复杂性几乎无限,因此始终存在不确定因素。在临床实践中,好的治疗通常需要好的推测。但过去,许多医生常常混淆了推测与良好证据的区别。有时尽管存在很大的怀疑,他们仍然轻言“确定”。他们避开使用可靠数据,因为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此评价。

本书介绍了更复杂但能更好地区分治疗有效或无效、安全或危险的方法,也阐述了该方法与个人经验的差别。本书尽量避免使用专业术语,采用通俗易懂的表达方式,如“正确试验”等。该书旨在提醒人们,科学像人类一切其他事物一样,容易出现误差和偏倚(因为错误、自负或尤其是医学中的毒瘤——商业需求);但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尽管如此,在人类知识领域中,正是严谨的科学方法创造几乎所有最突出进步。医生(包括像我这样的“媒体医生”)应该停止诋毁临床研究,不要再视其为“人类豚鼠试验”;相反,应从道义上要求所有医务工作者推动为患者而进行的科学试验,并鼓励患者参与其中。

对那些关注自身或家人健康或卫生政策的人而言,这是一本很重要的书。患者不仅是卫生保健的接受者,也是参与者。普通公众和医生及研究人员一样,都肩负着同样的使命,因为我们既是卫生保健的接受者,也是卫生保健的支付者。如果我们只是医学被动的消费者,将永远无法提高医疗服务的标准;如果我们只喜欢最简单的答案,得到的将是伪科学;如果我们不促进对疗法的严格验证,得到的将是无效有时甚至是有害的治疗,而我们将与真正有效的治疗擦肩而过。

本书以患者为中心,以改善医疗实践为目的,但对医生、医学生以及研究人员也同样重要,他们都可从中有所收获。最理想的是,能够强制每个新闻工作者阅读,并提供给每一位患者,因为如果医生不充分权衡科学证据,一切都会变得更糟,要知道我们的生死与这些科学证据休戚相关。

我可以保证:如果科学试验对您还是一个全新的话题,一旦读完本书,您对医生的建议的感受会和以往大不相同。

Nick Ross
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和记者   
2005年11月16日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