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怎样破坏验证疗效的科学试验

这部分内容包括:

引言

患者参与研究并不总是对验证疗效的科学试验起到促进作用。

2001年,一项对研究人员的调研显示患者参与临床试验有时对研究确实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它也暴露了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主要是因为人们对这种类型的协作缺乏经验。

首先,患者的参与会极大地推迟研究的启动。同时,人们也会对利益冲突和“代表性”产生顾虑,因为一些患者仍没有意识到不应该仅仅将他们自己的利益带到试验的管理会议上去。 [5]

许多这样的问题似乎都归因于患者对研究如何开展及受到资助缺乏认识和理解。绝望的境地有时会促使患者孤注一掷,从而接受那些未经充分评估而且有可能弊大于利的治疗,对那些奄奄一息的患者也是如此。

我们已经提到,通过游说患者和他们的律师,从而使得那些“有前景的”抗艾滋病新药被“善意地”投放到市场,这将会造成负面影响:它延迟了对患者非常重要的治疗结局的确定。而最近,个人和患者群体通过反面和误导性宣传,对多发性硬化症和乳腺癌药物的处方药产生了影响。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干扰素在其疗效证据不足的基础上被用于治疗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很快,各型多发性硬化症的患者都要求使用这些昂贵的药物,而卫生保健服务机构也同意资助他们使用。干扰素也成为了这种衰弱性疾病公认的标准用药。

因此,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干扰素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此类研究从未开展而且为时已晚。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项事实已经渐渐浮出水面——干扰素有着诸如“流感样”症状的恼人的副作用。

赫赛汀(曲妥珠单抗),正如我们在第1章,第9到12页所说明的,它并不是一个对所有患乳腺癌的妇女都适用的特效药 。首先,其有效性取决于一个被特定基因修饰过的肿瘤,而只有1/5的乳腺癌患者才会携带该基因。另外,该药物对心脏有潜在的严重副作用。然而,患者的拥护助长了媒体的狂热,并导致政治家们也跟随舆论的大潮:带着缺乏对已有证据的考虑,以及对该药利弊平衡的进一步研究,赫赛汀的使用得到正式认可。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