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赫赛汀热潮

2006年,有一位恰好接受过医学培训的英国患者,发现自己也被卷入了赫赛汀热潮。她是在2005年被诊断为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

“在确诊之前,我对目前乳腺癌的治疗了解很少,和其他患者一样,就在网上查一些资料。乳腺癌治疗网站当时正开展一项活动,旨在让所有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都可以获得赫赛汀,我也注册了。当时看到网站和媒体的数据,我只是不明白为何如此有效的药物竟没有用于那些癌症复发的女性,而她们肯定是会接受的啊!我开始觉得如果我不接受此药,我将几乎不可能活下来!同时,我受到了太阳报的访问,该报支持赫赛汀运动并对于作为医生但同样是‘癌症受害者’的我的故事很感兴趣。

在完成化疗后,我和我的肿瘤医生讨论了赫赛汀治疗。他对研究新报道的赫赛汀的长期心脏副作用表示担忧,特别是想到该药将会被用于其他方面都健康的女性,但是这并没有受到网站和媒体的关注。再者,仔细分析之前广为流传且已深入脑海的‘50%有益’的数据,如今对我而言已经变为4~5%有益了,也就是说和发生心脏风险的比例是同等的!因此我决定不再接受该药物的治疗,即使我的肿瘤复发了我也会因作出这个决定而庆幸。

这个故事阐述了一个接受过医学培训并且通常比较理性的女性,当被诊断为患有可能致命的疾病时受到的伤害。关于赫赛汀治疗早期乳腺癌的大量信息,源于媒体和相关行业不恰当的大肆宣传,并因像我这样的患者而愈演愈烈。”

Cooper J. Sucked into the Herceptin maelstrom. BMJ 2007;334:18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