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论,还是明智选择?

“12年前,我33岁,那一年我从医生变成了患者: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当时我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应用随机对照试验(RCTs)来评估口腔正畸学(我的专业)的治疗效果。

讽刺的是,在开展自己的研究时,我意识到了参加临床试验的价值和治疗年轻的早期乳腺癌患者的不确定性。所以在接到诊断后我就向自己的主管医生咨询,是否有我可以参加的随机对照试验。他的回答让我很震惊。他告诫我说:“千万不要因为拘泥于学术争论而妨碍我最佳的治疗。”

但何为最佳治疗?我全然不知,并且我也意识到了为什么医学界还在找寻‘什么是50岁以下早期乳腺癌患者的最佳治疗措施’的答案。而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Harrison J. Testing times for clinical research. Lancet 2006;368:909-10.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