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筛查:好处不知道,坏处很明显

前列腺癌是全球第二大常见的男性恶性肿瘤,14 大体分为两型:一种为侵袭型前列腺癌,此类型扩散迅速且病死率高;另一种为生长缓进型前列腺癌,该类型发病率更高,但不会危及生命。

理想情况下,筛查试验应该检出危险程度更高的恶性肿瘤并使其接受治疗,而不是生长缓慢的前列腺癌。因为无论哪一种类型前列腺癌的治疗都会给患者带来痛苦的副作用(如小便失禁和阳痿),所以如果癌症一开始就不会导致健康问题的话,我们将付出昂贵的代价。[15]

多数前列腺癌患者血液中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的浓度会升高,但用于区分患或不不患有前列腺癌的PSA浓度临界值尚不明确,[16] 而且有近1/5临床确诊的患者PSA水平正常。

此外,除了名称之外,PSA、诊断前列腺癌并无特异性,比如那些非前列腺癌的肿瘤、感染甚至一些非处方止痛药都可引起PSA水平升高。基于以上理由,PSA作为筛查检测有明显的局限性。

然而在医务人员、患者及筛查用品销售公司的积极推动下,常规PSA测试用于健康男性前列腺癌筛查被许多国家广泛采用。在美国,提倡PSA筛查的呼声很高,据估计美国每年有3000万名男性接受筛查,并深信这是明智的做法。那么把PSA作为前列腺癌早期检测指标以改善患者结局的证据何在呢?它又会带来哪些危害呢?

而今,已有关于PSA利弊的高质量证据。2010年,有研究对所有相关试验的结果进行了系统评价,发现尽管PSA筛查可提高前列腺癌的被检出率(如预期的那样),但并无证据说明其对该病的病死率或总死亡率有影响。[17]

那么这一证据能否逆转PSA筛查的现状呢?多年来,PSA的发现者Richard Ablin一直致力于改变PSA检测的现状。他在2010年发表评论:“我从未想到自己四十年前的发现会驱使人们追求利益,给公共医疗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如今的医学界必须面对现实,停止对PSA筛查的不正当使用。只有这样才能节省上百亿美元,让数百万病人不必接受痛苦的治疗。”至少每个人在进行PSA筛查之前,都应知道其局限性和可能的副作用。正如某个专家小组指出的:“对于PSA筛查,我们应该这样建议:该检测不能告诉他们是否患有致命性的癌症,但可能会导致他们接下来要进行一系列本来可以避免的检查和治疗。”[18]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