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并调查治疗预期外的副作用

发现治疗预期外的副作用

治疗预期外的结果无论好坏,通常首先由医生和患者察觉到。[10] 因为一项治疗要得到上市的许可,需要对治疗进行验证,这包括仅对几百人或几千人进行几个月的治疗,但这一阶段只能发现相对短期和频繁的副作用。罕见的副作用和那些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发展的副作用很难在这一时期被察觉到,除非该治疗得到广泛且长时间的推广,而且覆盖的患者比上市前研究多得多。.

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英国、荷兰、瑞典、丹麦和美国为临床医生和患者报告药物疑似不良反应提供了有利条件,之后会正式研究该不良反应。[11]

尽管这种报告的方式几乎没有成功发现过药物重要不良反应,但还是存在一些比较典型的例子。如2003年降胆固醇药物罗素伐他汀在英国上市后不久,有报告说发现了一种严重、罕见而且预期外的肌肉副作用,叫做横纹肌溶解。这种副作用使肌肉迅速分解,而且降解产物会造成严重的肾损害。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大多数出现这种并发症的患者均服用了大剂量的罗素伐他汀。

调查对副作用的直觉

对副作用的直觉常常不准。 [10] 那么应该如何对这些直觉进行调查,来证实其是否属实?

这就需要对其进行试验,来证实或消除这些副作用,需遵守的原则与验证疗效的原则一样。也就是说要避免有偏倚的对照,确保研究对象可比性,并且要基于大量的研究数据。

与期望的治疗结果一样,预期外显著的结果比不显著的结果容易辨认和证实。如果预期外的疑似结果很不寻常,但在接受该治疗后经常出现,通常提醒医师和患者应该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19世纪末,瑞士外科医生,柯赫尔(Theodor Kocher),从全科医生那儿了解到,早在几年前当自己切除了一位甲状腺肿女孩的甲状腺后,这个女孩变得迟钝而且嗜睡。他对这个案例和以前接受他治疗的甲状腺肿大患者进行深入调查后,发现对肿大甲状腺的完全切除术会并发呆小症和粘液性水肿,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一种由于缺乏甲状腺激素导致的罕见且严重的疾病。[12]

另外,服用沙利度胺产生的预期外的疑似效果得到证实,因为妊娠期服用该药与婴儿出生后四肢残缺的关系是显著的。这种婴儿畸形以前几乎未曾听说过。

用于评估各种治疗相对优势的随机对照试验也会发现不怎么明显的预期外副作用。两种预防新生儿感染的抗生素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表明,其中一种药物干扰了肝脏代谢产物胆红素的代谢过程。这种代谢产物在血液中积累对接受抗生素治疗的婴儿的大脑有损害。 [13]

有时对以前的随机试验进一步分析有助于辨别这种不显著的不良反应。对妊娠期妇女注射已烯雌酚后发现,这种药物可导致她们当中某些患者的女儿患癌症,此后就有人推测这种药物可能还有其他不良反应。通过联系参与随机对照试验的女性的子女,可以发现这些不良反应。随访研究显示,其子女会出现生殖器异常和不孕不育。

最近一种治疗关节炎的新药罗非考昔(万络)被怀疑会引起心脏病发作,之后对相关随机试验结果的更详细研究表明,该药确实会引起这种不良反应。[14]

当研究预期外的不良反应时,要保证组间的可比性,随访参与随机试验的患者是一种非常令人满意的方法。然而,除非预先有相关规定,这并不是一种最佳的方法。如果能够按照规定收集随机试验参与者的详细联系方式,研究治疗措施可能的不良反应并不是很困难。因为我们可以再次联系他们并获得其更多关于患者健康的信息。

如果疑似的不良反应涉及的健康问题与采用的治疗完全不同,对其进行研究就容易多了。[15] 例如, 斯波克(Spock)博士建议婴儿应该趴着睡,他这里是针对所有的婴儿,而不是那些被认为风险高于平均水平的婴儿。推荐的措施(“让婴儿趴着睡”)与疑似的后果(婴儿猝死)之间缺乏联系,于是,当观察到这两者间存在相关性,就更能得出治疗和疑似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的结论。

相反,要研究治疗抑郁症的处方药会导致自杀心理这一预期外的副作用,则极具挑战性。如果没有做该药物与其他抑郁症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就很难断定服用与未服用该药的患者情况是否足够相似,也就很难保证对照的可靠性。 [16]

2 Responses to “发现并调查治疗预期外的副作用”

  1. Link from ‘…a Swiss surgeon, Theodor Kocher…’ to Jll record.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