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患者和研究人员之间的隔阂

我们要警惕以上那些由于患者参与科学试验而引起的问题,以及他们可能会无意间破坏试验的方式。像大多数事情一样,良好的初衷并不能保证利大于弊的结果。不过,也有实例能很好地说明研究人员和患者合作能够改善研究相关性和设计。因此,许多研究人员会积极寻找能够协作的患者。

有一个例子能很好地反映协作筹备工作的价值,研究人员与患者及潜在患者探讨了一些在紧急情况下开展科学试验所遇到的棘手问题。

如果想要对急性脑卒中的救治成功,那么这些治疗需要在脑卒中发作后尽可能早地实施。因为研究人员不确定实施的最佳方式,所以他们向患者和医护人员寻求帮助。他们召开了一次探讨会,邀请了一组患者和医疗卫生专家参与,并确定小组讨论中有老年人参与。最后,研究人员阐明了这项试验的计划,而且患者还帮助研究人员起草并修订了试验信息的宣传册。[20]

这一全面深入的前期研究使得研究伦理委员会及时地支持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的开展。核心小组的参与者已经意识到试图获得急性病患者的知情同意所面临的伦理方面的两难处境,这些急症可能会使他们思维不清或是无法沟通,即使这不是指患者没有意识。患者可以提出建议和解决方案,使研究的设计为各方都能接受,同时还大大完善了宣传册中的内容。

社会学家正以研究小组成员的身份,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患者疾病敏感方面的正式探讨,这也完善了试验的实施过程。在对局限性前列腺癌的患者开展临床试验时,研究人员想比较以下三种完全不同的治疗方案的效果——手术、放疗或“观察等待”,而这无论是对于开展试验的临床医生还是对于犹豫是否参加试验的患者来说都极为困难。

临床医生极不情愿去讲述“观察等待”这种方案,因而它被留在最后介绍,而且他们在介绍这种方案时缺乏信心,因为他们误以为被要求参加这项试验的男性患者会觉得这个选择无法接受。社会学家被要求去研究可接受性这个问题,进而协助确定试验是否真的可行。

社会学家研究的结果给了我们很好的启迪。 [21]研究表明如果试验中的“观察等待”被描述为“主动监测”,那么它将会成为第三种能够接受的选择,如果医生在邀请患者参与试验时不把它留到最后描述,并且明确地以患者可以理解的术语介绍主动监测,就更容易接受了。

这项消除了医生和患者之间隔阂的研究,指出了那些给两大阵营带来困扰的特定难题,而这都可以通过对治疗方案更好的描述来解决。其中一项研究结果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邀请参与试验的男性患者接受率由原来的40%增加到70%。

这种快速的增长意味着如果准备工作尚未进行,对局限性前列腺癌患者的所有治疗方案的效果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早的出现。而且,因为前列腺癌是一种常见病,未来将有许多人会从中受益,这比他们原来想象的要早。

 

Make a comment or sign up for updates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